叫醒耳朵_再见安可_下中_免费阅读-17k小说网

2020-08-02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83)

  叫醒耳朵_再见安可_下中_免费阅读-17k小说网约会定在第三轮比赛结束一周后。然而,忙于编曲、练习、彩排的人忘记了他们一个月前曾答应过什么。

  “你不是答应妈妈说小夏结婚要回家的吗!”一听电话这头的声音,女人原本温柔的声音更是添满了委屈。

  “我没忘我没忘!”夏然连忙解释,他的确没有忘记这件事,只是最近满脑子都是尚云桥,把他搞糊涂了。

  “妈妈刚刚看你的比赛了,我家仔仔果然是最棒的!”突然转变成欣喜的声音让夏然一愣。

  “妈……”从夏然踏入娱乐圈的那一刻起,便不让他妈妈去关注自己,可是当妈妈的怎么可能这么放心自己的孩子在外面闯荡呢?这些年夏然经历的事她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。

  “所以……”只听夏然妈妈话头一转,“我的儿子是不会骗妈妈的,一定会回来参加妹妹的婚礼的。”

  母子俩又寒暄了几句才挂断电话。好嘛,这是被自己妈给套路了,连要送人的新婚礼物都被安排了。果然女人是世界上最不能相信的物种,尤其是温柔的。哪怕是自己的妈妈!

  正烦恼着,尚云桥从外面推门而入,一副吃了黄连的样子,两人就这样无言地对视了几秒。

  这种想法也不止夏然一个人有,看到尚云桥把到嘴边的话咽下去,心里有一丝得意。会说rap又怎样!语速快又怎样!怎样!

  “取消了?!”一听到这儿,夏然直接从沙发上蹦了起来。不过这个动作在尚云桥的眼里就是生气了。

  “好!”还没等尚云桥说完,夏然直接答应了。这般爽快让尚云桥不禁咽了一口口水。这肯定就是生气了。我刚哄好的人啊!妈你知不知道你可害惨我了!你儿媳妇要跑了!

  “哥你别生气!别生气!我这个事真的是推不了,要不然我怎么可能会推迟约会呢!”

  “我没生气啊。”夏然此时的嘴角还挂着一丝微笑。本来还没想好怎么和尚云桥说不能约会这件事,没想到都不用自己开口了。这一丝笑容是憋笑失败的结果,不过在尚云桥的眼里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,尤其是夏然接下来的动作差点让他软了腿。

  只见夏然蹬了蹬鞋,走到他面前,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,炙热的眼神让他无处闪躲。

  “抓紧时间回家,别让阿姨担心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夏然连头都没回就离开了休息室。

  三期节目已经播出了,第一期和第二期都是夏然尚云桥第一,而第三期是陆程严瑞宏第一。陆程看着网络上的评价不禁握住了拳头。

  “哪有!我心情还是不错的!”只有严瑞宏在时,陆程才会有点生气,不会像一个木偶一样任人摆布。

  “不会的,”陆程拍了拍严瑞宏的肩膀,“每一种音乐文化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,他们都有生命的。你不能为了去迎合别人而去放弃自己本来的文化。”

  “可是我之前提出的歌,编曲老师都pass 掉了。”严瑞宏低着头,显得格外委屈。

  夏然回到公寓的第一件事就是订机票。身为一个公众人物,机场秀是难免的。只是这次是为了私事回家,不想被媒体报道,还要躲着私生饭的追踪,怎么说也要订上三个航班六张机票啊!

  而对面房间的尚云桥也在进行同样的操作。只是他只订了一个航班就放下了手机,开始思考怎么哄夏然。

  尚云桥是第二天就离开的。其实他也在躲媒体,只是方法和夏然不同。他订的航班终点不是自己的目的地,而是要转机。途中还可以在另一个城市休息一番第二天再走。就这样他折腾了四个城市,走了三天才到。

  “妈。”尚云桥的声音还和往常一般,只是多了些温柔。在妈妈的面前,他永远都是个孩子。

  母子的相见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感天动地,因为尚云桥的妈妈下一秒就像变了一个人。

  这不是什么传统习俗,只是他们这一大家属于重组家庭,她应该是想在婚前把自家人都认全吧。

  “妈,我都不认识他。再说,我回国后一直在公司和准备节目,哪里有机会见其他艺人啊。”

  这个男人,就是当初撞了夏然的人。他一直都是尚云桥妈妈的司机。想来应该是刑满释放后妈妈有把他叫回来了。

  哪怕他认识这个男人的时间再长,他也无法对让他和夏然分离和对夏然造成伤害的人产生好感。

  这一路上两人聊得倒是不少,不时地还会大笑,可尚云桥心里总是揣着一个问题,却不知如何发问。

  “云桥,这是尚叔叔。”明茗幸福地拉过一个身穿黑色西装,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男人。

  尚云桥三十度鞠躬,他对这个男人并不熟悉,只知道这是一个让自己妈妈变成小女人的男人。

  明茗在向尚云桥介绍完尚家的一家之主,也就是她的公公,还有小姑姑小夏和她的未婚夫后,注意到少了一个人。

  “哦!你夏姨啊去接老二了,听说老二飞机延误了。”尚东,按辈分尚云桥应该叫他一声爷爷,只是尚云桥的妈妈比尚海,也就是他的继父还要大八岁,所以也是比一般的爷爷年轻许多。

  “哼!一天天就她和她那个儿子事多!”老太太声音不大,却足以让尚云桥听清。

  “妈你别这么说!老二也是好不容易才回一次家,珍珍她都多久没见过老二了。”尚东想都没想,第一时间就为自己的老婆说话。

  “奶奶!”尚小夏的声音打断了母子的争吵,“今天不是我的婚前聚会吗?咱们不吵了,行吗?”

  这边机场,夏然才刚刚下了飞机。飞机延误的事常有,只是今天的情况有些特殊,让他不是一般的着急。

  “妈!”夏然一路小跑。本来距离就不远,他这一步又相当于别人的两步,差一点没刹住车从妈妈身边划过去。

  也是担心被人发现,两人几乎是跑出机场的。别看妈妈上了年纪,体力可比年轻人好。

  儿子远行在外多年,竟然还没有改掉他那奇奇怪怪的,连自己都有些嫌弃的腔调。

  “可拉倒吧!你肯定是偷偷健身了!”夏然和妈妈说话的语气更像是在和兄弟聊天。“哦~!我知道了!”夏然装作一副神秘的样子,“一定是教训尚叔叔教训得多了,连体力都练出来了。”

  机场距离酒店很近,夏珍珍尽量让夏然在进门之前能保持一个好心情。他这个脾气别又和奶奶吵起来。

  “云桥,我听说你一直在海外生活,一定很辛苦吧。”尚小夏主动挑起话题缓和气氛。

  “还好。”尚云桥在尚海给他拉开的椅子上坐好,礼貌地对着这个叔叔微笑点头。

  “没事没事!”一向在商业上指点江山的男人这时竟也有了普通人的样子,会因为尚云桥的一句“谢谢”而欣喜不已。

  “我之前还看了你的节目,只是最近忙着婚礼的事,你们的节目又不定时,所以落下好多呢!”

  提到节目,尚云桥不由自主地想起被他“抛下”的哥哥,想着回去之后要怎么哄他,要怎么道歉。

  “二哥!”尚小夏起身对着门口的人兴奋的挥舞着手,差一点把桌子上的茶具碰落在地,还好她身边的男人眼疾手快扶好了茶具,又好奇地看向门口。

  整个吃饭的过程,夏然都是低着头,时不时转头回答旁边人的问题,却不敢抬头看对面。

  “我二哥可是大明星!怎么可以随便告诉别人啊!”尚小夏骄傲地扬起下巴,又瞟了尚云桥一眼。

  “我哪里舍得欺负你啊!”男人宠溺地对着尚小夏微笑,仿佛这个房间只有他们两个。

  本来听着两人聊得正好,想着终于可以放松一会儿的夏然突然被cue,筷子上的菜都掉回了碗里。

  “对啊呵呵呵呵呵呵……”夏然微微抬眼看向尚云桥,不出所料,尚云桥此时也是懵懵的。

  一开始他是准备装不认识的,以掩盖两人的关系。可是经尚小夏这么一提醒,他才想到,两人本就是相熟的,不认识才是奇怪。

  想开了的夏然直起腰板,也能正大光明地看向对面。而对面的尚云桥怕是和他有了同样的想法,两人正好对视上了。

  而尚云桥的妈妈明茗,此时坐在尚云桥的身边,她在观察夏然,她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他。只是因为是大明星吗?可能买过他的代言或者看过他的剧?不对!一定还在哪里见过。

  聚餐后,尚云桥和夏然心有灵犀地说早已在外面订好了酒店,也担心有媒体跟踪会暴露家人,就不回家了。两位妈妈一向相信自己的儿子,又考虑到儿子的身份,便也不再多说什么,依依不舍地离开,临走前还提醒到明天的婚礼千万不要迟到。

  一众人离开后,两人才随意找了一家酒店,开了两间房。整个过程两人都没有说话。直到,夏然刷来房门后准备关门时,一只手拦在了他和门之间。

  如果按照法律来讲,他们两人就是叔侄关系。可是明明两人连一点点的血缘关系都没有啊。

  “我们去英国结婚吧!”尚云桥抬起头,目光坚定地看向夏然,眼里放着光,没有一丝犹豫。

  这是夏然第一次感觉到小孩儿成熟了,不再是以前那个假装成熟的小孩儿,而是真真正正地成为了一个男人。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想两人的关系是不是要到此为止了。两人的关系本就不被世俗所接受,如此一来更是雪上加霜。如果没有这层关系,他早就准备好承担一切了,他希望尚云桥可以在那里等他。可现在完全不同了,他不想让尚云桥受他这份苦。

  尚云桥的喜悦大于惊讶,不受控制地扑向夏然,直直的一个吻落在了夏然的唇上。

  “叫叔叔。”夏然的一只手在桌子下面偷偷地拧了一把尚云桥的腿肉,惹得尚云桥一激灵。尚云桥转头真好看到了笑得一脸“和善”的小叔叔。

  “别欺负诶小侄子啊!”夏珍珍没有看到桌子下的动作,但是夏然的表情她可是熟得很。

  “怎么会呢?我对,小侄子,可好了!”夏然故意对“小侄子”这三个字加重了语气。

  不过还好,婚礼的重点不在他们身上,他们又坐在角落里没有人注意,整个过程还是很轻松的,又充满着欢笑和泪水。

  “我在这里要感谢一个人,就是夏姨。是夏姨让我感受到了母爱,您把我当自己的女儿一样疼爱。您一直都说,您为我做的一切都比不过我曾为您做的一件小事。可是我想说,也是我一直以来一直在说的,我叫小夏,您姓夏,这就是我们的缘分,是我们,母女的,缘分。今天在这里,我想对您说,谢谢您,妈!”

  可是尚云桥什么也没说,只是拉着夏然迈出了不顾一切的步伐。而夏然也没有多问,只是跟着走。当两人走到门外时,外面车来车往的声音盖住了尚云桥的声音,可是夏然听到了。

  他们准备结婚材料用了整整一天,夏然一副傻傻乎的样子搞得人家工作人员以为他是被骗婚的,两人的年龄差也是惊了他们。不过还好拍证件照时夏然也是终于有了笑容,这结婚证才算是被批下来,临走时工作人员还祝福了他们。

  而国内这边也没有很难缠,他们临上飞机前给各自的妈妈打了电话,说是节目组临时有事,需要他们离开一下,妈妈们也没有多怀疑,只是唠叨了两句就挂了电话。

  夏然并不知道尚云桥要说什么,可是神奇的第六感告诉他,不管尚云桥说什么都要说“不行”。

  “那是尚海大哥的老婆,我当然……我的天这是什么辈分啊!好乱啊!我怎么就一时糊涂跟你去了英国扯了证呢!”

  这要是从前的夏然,非得是要打上一架才能缓解自己“忧伤”的情绪了。可是现在怎么可能这么做呢?

  说着话的功夫两人也到了门口,尚云桥一手刷开门,另一只手迅速地揽过夏然的腰把他往屋里带,又快速地关上了门,把夏然按在墙上。

  “哥,答应了,可就不能反悔。”尚云桥把嘴唇贴到夏然的耳边,想要吻上去,却被藏在头发下的助听器挡住了。

  “去他大爷的!”真是优美的中国话。“你俩能不能,能不能注意一点!这关键时期你俩去约会!“

  话说,得知了夏然和自家员工的恋情,这家伙应该不会再来了呀,怎么还是每天准时准点地来打卡呢?这是要领全勤奖?不对呀,他严大少爷还缺这点钱?不会是要收购他们公司吧!怪不得最近早上还给他和公司其他员工带早。